加拿大快乐8开奖同步

一樣的結果,不一樣的體驗

發表時間:2013-09-26 點擊率: 4703    來源:欽州市第二人民醫院
    即便最終出現了最壞的結果,搶救的過程也能換來家屬心理上的緩沖
    7月23日晚,因為一起停車糾紛,一名無辜的兩歲女孩被人狠狠摔向地面。
    我愛人那天晚上剛好是夜班,接診了這名女孩。
    孩子被送到醫院時距離被摔到地上已有40分鐘,且瞳孔散大,沒有自主呼吸。結合CT檢查,醫生判斷其為急性腦干損傷。任何一位醫生都很清楚這樣的診斷意味著什么,即便全力搶救,也幾乎沒有希望。
    孩子的家屬要求全力搶救,醫生也決定奮力一試。就這樣,孩子被接上了呼吸機,開始了床邊B超。醫院還從血庫調了血,以解決凝血功能差的問題……
    搶救室內,整個病房的醫生和護士,以及從其他科室請來會診的醫務人員,都整整一夜沒合眼,做著各種努力。
    搶救室外,家屬們處在精神崩潰的邊緣。孩子的父親情緒激動地對醫生連續發問:“我有什么能做的?”“為什么沒有希望了?”“一定要盡全力搶救!”
    大家都知道,這樣的搶救必然是花錢如流水。無論是呼吸機的使用費,還是血液產品的購買費,都不是小數目。與此同時,醫務人員,甚至那些通宵達旦守在ICU門口的記者也都知道,這個孩子活下來的希望幾乎等于零。
    “你們明知道沒有希望了,為什么還要滿足家屬積極搶救的要求呢?為什么還要讓他們花錢打水漂,最后落得人財兩空呢?”我事后問我愛人。
    他告訴我,哪怕只有一星半點的希望,醫生也要試試看,畢竟是一條生命;就算沒有希望了,只要家屬要求,他們也會全力搶救,因為那是對家屬最好的安慰:即便最終出現了最壞的結果,搶救的過程也能換來家屬心理上的緩沖。
    事不關己當然能理性面對,但真落在自己頭上,又有誰能不感情用事
    為搶救這個孩子幾乎36個小時沒有睡覺的愛人最后對我說:“雖然結果可能是一樣的,但過程可以不一樣。”
    是的,結果一樣,但過程不一樣。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即便死亡的結果是一樣的,但因為走向死亡的過程不一樣,死亡所帶來的相關問題、相關體驗也會不一樣。
    我愛人的專業與腫瘤相關,很多幼小的孩子被送到醫院前就已注定時日無多。然而,面對高昂的醫藥費、痛苦的治療過程,大多數家屬都會選擇“盡力一試”。我曾不止一次地問過他,也問我自己:“這是為什么?”
    他對我說:“事不關己時當然能理性面對,但如果真落在自己頭上,又有幾個人能不感情用事呢?”所以,拋開“萬一有救”的概率不說,即便是年輕子女在面對家中老人離世前的搶救時,明明知道是徒勞無功的,而且老人可能會多受罪,但又有多少子女可以灑脫地放手呢?為讓自己避免良心上的譴責,為給別人留下“孝順”的說頭……這些固然是一部分原因,但我寧愿相信,大多數人是從內心深處希望鬼門關上的親人能瀕死復生的。
    我記起曾聽我愛人說起這樣一件事:一對家庭經濟條件不錯的夫婦在知道自己的孩子得了絕癥已沒有治療的可能時,經過考慮,要求放棄治療。我愛人告訴我,那一刻,一向替病人覺得“人財兩空”不值得的他,眼睜睜地看著孩子被父母從病房里帶走,忽然覺得心里空落落地難受。雖然他明明知道,也許一個月后,最多也就半年后,孩子冰冷的身體就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是的,這就是過程和結果的差異,也是感性與理性的沖突。我們不能將兩者放在理智的平臺上進行比較,也無法用價值簡單地進行判斷。
    站在理性那一方的人,要替感性之人、身處其中的人多擔待、多考慮
    也許正因為看到了很多生命的離去,我一向覺得自己在面對生死問題時,比其他人要理智一些、灑脫一些。我曾經堅持認為,這才是正確的生死觀。所以,我不止一次地勸說那些陷入生死情感漩渦的朋友:“放手吧,沒必要白費力氣了。”“既然搶救是徒勞無功的,又何必堅持?”“再怎么努力,結果是不會變的。”
    然而,那天下午我去醫院,偶然碰到那位被摔女孩的父親跟我愛人打招呼。他看起來精神還不錯,情緒也已經平復。我才由衷地覺得,時間是把殺豬刀,所以用醫生的努力換來家屬接受事實的時間,縱然最后結果都一樣,又怎么能說這過程是毫無意義的呢?
    再推而廣之,接受過醫學專業訓練的人都知道,在詢問病人病情時要掌握主導權,了解需要了解的內容即可,別被病人的絮絮叨叨“帶跑”了。可作為病人,來醫生這里尋求的并非僅僅是醫生的專業診斷,“話療”的作用同樣不可忽視。雖然那些醫患之間的“碎碎念”對診斷病情、控制病情可能毫無用處,但對病人心理的安慰,對緩解當下醫患之間的緊張關系總有裨益吧?
    再深入地想,醫患之間的“錯位理解”、冷靜旁觀者與激動當事人之間的差異,其實都是感性和理性的沖突,既無法相互指責,但要相互理解又是何其難!只能說,站在理性那一方的人,要替感性之人、身處其中的人多擔待一些、多考慮一些。畢竟在你眼中相同的“結果”,在別人那里是正被體驗著的不同“過程”。
    “有時去治愈,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特魯多醫生的墓志銘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說的不就是現代醫學與自然規律、生存與死亡、過程與結果之間的相互關系嗎?
(作者系新華社記者。本文源自周劼人的新浪博客文章)
  醫院視頻


時代楷模黃大發
時代楷模塞罕壩林場
時代楷模高德榮
想漁民之所想急漁民之所急 ...
加拿大快乐8开奖同步 山东扑克3电视走势图 700023海南投注网平台 足球在线观看直播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 浙江省快乐12走势图 mg4355一站 98海南七星彩投注站 海南体彩app官方网站 3d校正码 极速时时彩的套路